流涟

10.25前最后一次11:30后睡觉,最后一次放纵,最后一次逃脱,最后一次不定计划,最后一次自私自恋,最后一次瞻前顾后,我要热烈的活着。至少尝试热烈一段时间。热烈地烧了身也没什么尴尬的。你还有大把时间颓废,趁有力气快去奔跑吧。

谈爱

我永远爱那个穿着长衫大褂认真打鼓唱戏的男孩。我永远爱他。——我说真的,只要他演,我就爱看,就算主流媒体都批评他,就算哪天喜欢张云雷成了说出去丢人的话,也不关我的事儿。喜欢骗不了人。神奇的是,在我看来,不管张云雷犯了什么事儿,他所创造的艺术形象都不会蒙尘。甭说他只是套用了社里师兄弟常说但确实过分的包袱而被攻击,就算明儿张云雷因吸毒被捕,我尽管会对张本身的人品素质大失所望,但还会继续喜欢在台上表演的曲子的“张云雷”。我认为,这正是由于好演员能抽离他本身及所处时代的局限性而创造出脱俗的艺术形象。我管他张云雷本人是不是脾气暴躁、抽烟喝酒,在台上他就是纯粹、灵动、骄矜的。唉,所以说艺术游离于道德准绳,创造者及欣赏者都很危险——又或艺术正是危险本身。

我要上大学了

两年。恍若隔世,我的热情和沉郁,两年了啊